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中国互联网文学联盟

查看: 1072|回复: 1

白首无期莫教风雪染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5-3 22:31: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无意发现妹妹下午出门摄下的风景,她且从容搭了一句诗:你站在桥上看风景。恰是于阳光纤弄的桥上,一湾绿水九曲相送,天淡天青,远远山黛染了几茬麦黄,尤为灿烂。一个人守在房间,若有若无地补听了两个月的电台节目,心不在焉翻过两个日程的单词表,和着随处漫漶的拍子。做着自己乐此不疲的事,眼前一切赏心悦目的雪亮。

有些事身不由己。近日我的反常倒是惊了友人,入夜之后近乎疯狂地挟持文字。白日里几乎不露面,风吹草动看似不为所动。仿佛我在度着一个人的末日,暗无天光。其实我倒是窃窃欢喜,扁平化的日子,线条寥寥,每天裹着一身疲惫安然入睡,或许我从未感到一个假期如此踏实。偶尔同邻家上门的小女孩嬉耍片刻,更多的时候稳渡我的“末日”。

聊天常常是一半就搁下了,我不知道这等尴尬情态要维持多久,没有充耳的车水马龙,时光静过往日,寥落的时候隔屏观望他人的扰扰纷繁,再回来我的世界面对天地万丈苍白。一朝春去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诸如此类的句子偶尔于脑际百转千回,几欲砰然滴下,可惜尚无余力惋叹落花,我又马不停蹄,要待足边青苔见怜于此间春水,缝合了所有时过境迁的罅隙,方教我不再跋涉。

顾不得时光苍白。我依旧只身奔赴前程。却无人发觉我的寒星苦旅。很多时候,恰是不为世人所瞩,方有我的理直气壮。我可以肆无忌惮地不计后果,颇有我以我血荐轩辕的苍穹般壮烈。我可以煞费心力付之一炬再卷土重来,总之在世界之外,我还安然无恙。人间尚有千种未卜,万般难料,我如何挂念周全。

云上的鸟,依然折翅。水中的鱼,如故溺水。

不防何时便水尽山穷了,若是有一日我蓦然绝尘于世,又有几多人扬场热泪,我想不必为人徒添扰攘,不愿拿自己的嘈杂在别人的世界里喧哗。只寻一方青山绿水,花草去处,静静白首,征得余花倦鸟作陪,悉心慰我足矣。原来世上本没有我,我终于要破涕为笑,笑得悲凉,这时总会生生心疼起田的文字,生命是跌撞的曲折,死亡是宁静的星……我于是决定拒绝狼狈,拒绝一切忧伤。虽然,我落下了眼泪。那是因为切肤般感同身受的疼痛,因为太多的深爱。我要记得。我将遗忘。

既然故事有了开头,我便不得不走到结局再与你相逢。我的封页里写满了故事的落款,那便是一纸空白的自由。从此以后,我拒绝所有的绝望,拒绝宿命的苍老。或许我熬不到白首之日,但是我亦不会任由风雪打白我的青丝。如你如我,我们千万人之中,总有人难逃岁月的冰霜,一任风雪白头年少不复。

挣扎的下落,一是飞灰烟灭,二是绝处逢生。哪怕不免于粉身碎骨,我想总好过风雪伫立人间白头。有人问,当真如斯决绝?我沉默。生命不到千钧一发的时刻,再多的勇气也枉然。虽说我没有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孤烈,但是我还有不为风雪染的殷殷骨血。多年来为人事烫冷的热血,顷时难煮风雪,而我还有白首之前的漫漫岁月,但愿它是漫漫的。我仍有滴水穿石的誓气,只愿透破风雪。

直到风雪的尽头,漂泊无期,这无涯修行,以热血来煎冷雪,怎会教我一时踩白了流年的头。


【玖月之歌,荏苒欢喜】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发表于 2015-5-29 08:40:27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品文章
既然故事有了开头,我便不得不走到结局再与你相逢。无论怎样开头,都希望世人完美结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

马上观看
  • 联系我们
  • 电话:0755 - 28248926
  • 中国互联网文学联盟 
  • 副主席:黄大谷 
  • 邮箱:3095913478.com

QQ|申请友链|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QQ群展示|中国互联网文学联盟 ( 粤ICP备14054894号-1  

GMT+8, 2018-6-20 00:18 , Processed in 0.182697 second(s), 3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