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中国互联网文学联盟

我在黔江观山景

2017-4-30 17:21|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46| 评论: 0|原作者: 邓高如|来自: 原创

摘要: 我正在黔江观山景,耳听得八方起回声:如果说武陵山水甲华夏,那么黔江山水则甲武陵;如果说武陵山水是华夏风光的一顶皇冠,那么,黔江山水则是这顶皇冠头上一颗最为耀眼的明珠!美景何人造?盛衰岂无凭!天地且作答 ...



◎邓高如
                 

   我正在黔江观山景,耳听得八方起回声:
   如果说武陵山水甲华夏,那么黔江山水则甲武陵;如果说武陵山水是华夏风光的一顶皇冠,那么,黔江山水则是这顶皇冠头上一颗最为耀眼的明珠!
   美景何人造?盛衰岂无凭!天地且作答,空谷传足音。

     
万壑有声

   黔江位于武陵山腹地,其“武陵胜景”可不是打个擦边球、挂个虚名而已,那“山水林石江湖洞”的各样景物,可以说是美够了滋味,美出了品格。你仅看那千姿百态的石、大义凛然的山,深不可测的壑,就让人有回回看不够、始终看不透,看了还想看之感。
   我们的采访直奔主题。首先参观城区东南方向的一条大峡谷,一个以土家语“芭拉胡”命名的城市大峡谷。  
   此时天布阳和,群峰披金,深谷滴翠,浅街如洗。站在巨型石壁观音画像对面的观景台上,我顿时想起宋人王禹偁“万壑有声含晚籁,数峰无语立斜阳” 的诗句。在这充满惮味的肃穆宁和的氛围中,我们认真倾听着导游小姐深入细致的讲述。
   原来,黔江有老城、新城之分。老城区修建在城西的小平坝上,这里因地势平坦、土地肥美而成为建城安家的理想之地。 但在前些年城市扩容选址时,黔江的决策者们却不按常规出牌,不往城西的平坦之地发展,而向城东南方向的山陵之地进军,居然瞄准了一条幽深狭长的大峡谷搞建设,几年间悄没声地在这峡谷两岸的“肩头”上,造出了一座别具风貌的新城!
   黔江建设者们这一“反弹琵琶”不要紧,竟然反出了一座东方式的卢森堡,反出了一座世界级的峡谷城!
   以幽谷深壕著称的地貌我见过不少:比如当年刘邦项羽两军对峙的千古鸿沟楚河汉界、山西平型关下一一五师伏击日本板垣师团的黄土大深沟,西藏雅鲁藏布江的马蹄形大峡谷和美国的拉斯维加斯大峡谷……而且其中的马蹄形大峡谷因不通公路最难光顾,我还乘坐军用黑鹰直升机盘旋上下,深入考察并通过新华社向世人作过报道的。
   但我实在地说,这些大峡谷要么远离人烟,野性十足;要么血腥味甚重,鼓角声尚存;卢森堡的城市大峡谷好些,但因身居闹市中心,这公国又地寡人多,游者如潮,与其说去看谷,不如说去看人,峡谷景象完全掩沒在人海之中,恰如吾国节假日的车站码头,拥挤不堪,观景心情减去大半。
   然而这里的峡谷城绝然不同,它有谷有河、有山有水、有城有人气,各项元素搭配极为合理,且又景观地设天造,让人目不暇接。
   我们行走在大峡谷的栈道木梯上,栈道虽险峭,但有惊无险;峡谷虽不长,但神龙见首不见尾。导游小姐说,这狭谷均是典型的喀斯特地貌,它们已横跨7个地质年代,全长10余公里,平均垂直落差500余米。在这极为奇美而又宝贵的谷地上下,有关部门已规划出建设面积7.4平方公里,现已建成面积15万平方米,而景观、休憩建筑面积竟达2.5万平方米。于是在这狭谷城中便出现了融山、洞、峡、瀑布、湿地、森林、街道、佛教文化以及土苗汉风情于一体的奇特景象。其中那悬刻于断崖峭壁之上的巨幅观音浮像,为唐代文物,身高123余米,世属罕见。还有那巍立于孤峰之上的文峰宝塔,生就于峡谷两岸的“孝子遇仙”“酉阳夕照”“孙猴望月”,以及刚刚落成的“天街别院”“飞桥跨山”“玻璃长廊”等等现代建筑,无不让人叹为观止!
   我想,幸之大幸啊!这里的大峡谷不是生在重庆、万州等繁华闹市之中,没有让开发商无节制地修房建屋,目前还处在适度建造的掌控之中。
   原来,黔江建设决策者们坚持了一个理念:楼景不与谷景争视线,开发不与自然争高低。黔江峡谷城只有坚持合理开发利用,手下留情,心中不贪,才能永葆这城市大峡谷的风采,永葆这城中大盆景的活力,永葆这人与大自然的长期和谐生存!
   这才是当今城市发展的要言妙道,也是这黔江城市大峪谷建设理念的意义所在!


欸乃传情

   黔江城北的名牌风景胜地——小南海,是我们游黔的必到之地。我爱那里的山青、水绿、石静、人秀、歌美,因为这些恬美风光中天生就有几分惮意。几年前,渝黔高速公路修通时,我为其收费站撰写的楹联是:“阿蓬江可寻渔父;小南海自有观音。”
   小南海原名小瀛海,本是一个美丽的高山堰塞湖,是那场地震留下的永久性的纪念。在那次地震中,这大地宝宝的脾气也忒大了一点,它活生生炸裂山川,撕开山脊,掀动巨石,堵住江河,瞬间便营造出一个偌大的人工湖泊来。
   清《黔江县志》生动地记载了这次大地震:“清咸丰六年(公元1857年)五月壬子(6月10日),地大震,后坝乡山崩。先数日,日光暗淡。地所蒸郁异常,是日弥甚。辰巳间,忽大声如雷震,屋宇晃摇,势欲倾倒,屋瓦皆飞,池波涌立,民惊号走出,仆地不能起立。后许家,溪口遂被埋塞。厥后,盛复雨水,溪涨不通,潴为大泽,延袤20余里,适浸寺址,四面汪洋,宛如金礁。泽名小瀛海,土人讹为小南海。”
   上帝就是这样允凶允吉,大灾之后,必降大福。这次大地震,除留给我们传神的文献记载外,还留下了一套完好齐备的实物见证,其中最喜人的当然还是那个集山、水、岛、礁、林于一体的堰塞湖,也就是美轮美奂的小南海。    
   小南海之美,美得周全和谐。因是上帝赐予,所以鬼斧神工,美得让人难以置信。你看群山:群山罩云,群山环绕,群山如墨;看小岛:小岛如螺,小岛如翠,堆立银盘,星罗棋布;看碧波:波色如黛,波光如镜,波水荡漾,游人不惊,即便山洪暴发,池水也清澈不染,总以一池碧玉之质呈献游人。
   小南海之美,还美得天真无邪。你看那些散落湖中的大大小小的顽石,有的如一座座山峰,有的如一枚枚禽卵,有的如盛开的蘑菇,有的如屹立的桅帆,还有的如刚刚下水的牛儿、鹅鸭,正扑刷刷冲向湖心,游向那与之朝夕相伴的金色沙滩。我每次站立岸边,凝神观望,总有一种神到三亚海滩、梦游天涯海角之感。这景象从外形到色泽,从身姿到气韵,都无不令人久久怜惜!真是“花若能语应多事;石不能言自可人”啊!
   小南海之美,还美得悠然自在。这在登舟游湖中最能得以体现。我曾随人游过青海湖,因其太大,不着边际;我也曾乘兴游过西子湖,因其太热闹,船挨船,人挤人,不觉是游湖,倒觉是赶渡;我还想游一次长白山中的天池水域,已到水边才知,有外事纪律规定,未经审批不得下池,因而未能成真。
   然而我游此湖则感受大异,它湖面不大,湖水不深,浪涛不急,群山不高,尤其游船不甚多,游客也绝少喧闹,一切都可以在静静悄悄、不紧不慢中进行。假如你登舟前还有什么火烧火燎的事情烦心,上船后全都可以消解得无影无踪。
   当然,小南海之极美,还是当船游至湖中时,摇橹的土家妹子主动提出为你唱几首土家山歌助兴。此时你只要掌声响起来,那土家妹子便放缓船速,拿稳姿势,开口就唱,什么“送郎送到豇豆林,手把豇豆表衷情。要学豇豆成双对,莫学茄子打单身……”什么“喝你一杯茶呀,问你一句话。你的那个爹妈哟,今年有多大//喝茶就喝茶呀,哪来这多话,我的那个爹妈哟,今年八十八……”那简洁优美的旋律,那明白如晓又风情朴人的歌词,定会让你无比陶醉。
   俗话说:一方山水养一方人。小南海的山水养育出的是仪态端方、生性活泼、歌喉婉转的清品玉人。她们劳动致富,生活简朴,不染风尘,让人尊重;她们“欸乃一声山水绿”,串串笑声解人愁,让我们无不沉浸在山水自然、清新寥阔的艺术享受中。如果说城里人平常听惯了歌厅、舞厅的音乐之声,我说那情调是难与这扁舟渔影中飞出的天外之音相比的;还有某些以“卖唱”营利为目的景点,那格调就更不能与这里的品位成色同日而语了。仅此一点,我就得为这里的唉乃风情点赞再点赞!


濯水流芳

   黔江主城南行26公里,我们便到了濯水古镇。
   濯水古镇,这次同行采风的文友多有描写,余避“实”就虚,少叙古镇景物,赘谈古镇文化--濯水的码头文化。
   要说码头文化,多了。重庆是大码头,濯水是小码头,成都是旱码头。成渝两大水旱码头余且不写,如何钟情起一个小小的濯水码头来了呢?
   我说,过去的大码头,如今往往是水陆通衢要道,都市繁华重镇,它早已并入城市文化之列。若现在还要把它硬归为码头文化,似乎有些以偏概全了。
   然而濯水古镇不同,它深居武陵山,傍依阿蓬江,码头文化的几大要素--水道、舟桥、城镇、历史、商贸、人气,至今一样不缺;单就这里城镇功能的结构规模看,确也似乎小了些,城市文化的胚胎才在萌芽,而码头文化的特色却十分浓郁。因此,我瞄准码头文化着墨,与事实相符。
   翟水码头文化能够形成,这首先要归功于这条、也是我国唯一一条自东向西流淌的内陆河--249公里长且全程流过黔江全境的阿蓬江。
   原来中国的地形都是北高南低、西高东低,因而大江大河也都是北南、西东流向。如今这条大河改变了水流方位,它由东向西流入,这本身就是水文史上的奇葩。
   特别是它在特立独行的流动中,又联合了乌江、酉水一起形成了武陵之西的三大水系入黔。有了这一水系,它便将三湘大地、江汉平原乃至长江中下游地区的各类物资,携同其精神文化一并逐波而来,快捷地流入这土家苗地;山区的各类土特产及其它财富,也同样通过河运到达各地。难怪自唐宋以后,濯水古镇便商铺云集,钱庄林立,而且成了渝东南驿道、商道、盐道的必经之路,重要的物资集散地。特别是近年间,这里的交通状况大为改善,渝怀铁路、渝湘高速公路、319国道从这里交汇穿过。濯水古镇又进行了“修旧如旧”的大规模改造,街巷商号,会馆舞台、茶榭酒楼之旧时格局,全得保留。那曾两度修建、横跨在阿蓬江上的廊桥,雕梁画栋,气势恢宏,据说其长度宽度都稳居亚洲第一。
   这些设施的重构,使我真切感到,一个活生生的文化古镇又展现在我们面前了。然而,古镇站立起来了,滋养这一古镇的文化精髓是什么呢?我们在新的历史时期又当如何继承和发扬呢?
   在几天的采访活动中,我们共同探讨有了成果:码头文化是濯水古镇文化难以改变的精魂,码头文化的本色就是这样一个极有意义的组合:“利字为本,义字当先,情字藏胸,娱字开道,信字保底。”
   在我看来,如此“五字诀”的码头文化,它既存留于普通的大码头,也更灌注于像濯水古镇这样尚未迈入大都市阵营的小码头。从濯水古镇的各类设施修复上可以得到印证,从我所结识的几名濯水籍的战友、朋友的性格特征上,更可以得到证实。“不重田头重街头,不傍屋头傍码头”的价值观念,将还会较长时间在濯水人、物之中得以延续!
   “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我愿这曾经荣获过国家级历史文化名镇称号的濯水古镇,将会在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浸润中大放异彩!


责任编辑:王增弘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关闭

站长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

马上观看
  • 联系我们
  • 电话:0755 - 28248926
  • 中国互联网文学联盟 
  • 副主席:黄大谷 
  • 邮箱:3095913478.com

QQ|申请友链|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QQ群展示|中国互联网文学联盟 ( 粤ICP备14054894号-1  

GMT+8, 2018-12-12 07:46 , Processed in 0.118775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