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中国互联网文学联盟

评当代诗歌:尚有伯玉风骨?

2017-5-27 18:5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14| 评论: 0|原作者: 易白|来自: 原创

摘要: 蜀人罗未然,吾称罗先生,自幼习诗,独树一帜,自成一家。乙酉年秋,白阅战旗报,常见其名,常读其文,未见其人。己丑年夏,有幸借调报社见习,得以一睹诗人风华。白曰,人乃新闻人,心是一诗仁。此后,与诗人共事四 ...


评当代诗歌:尚有伯玉风骨?

——品罗先生诗《陈子昂,其人如玉》



文/易白



   蜀人罗未然,吾称罗先生,自幼习诗,独树一帜,自成一家。

   乙酉年秋,白阅战旗报,常见其名,常读其文,未见其人。

   己丑年夏,有幸借调报社见习,得以一睹诗人风华。白曰,人乃新闻人,心是一诗仁。此后,与诗人共事四载,识真人如其诗文,独善其身传美名,几次提笔欲论其人,却因公务繁杂成空文。

   丁酉年夏,读先生组诗《陈子昂,其人如玉》,顿觉获益匪浅,欲以愚见试论此诗于其后。


   试述诗中伯玉,诗者诗话伯玉者众,唯独先生之诗取材立意,行诗言语与众不同,白曰“非主流”也。然,“主流诗”投报刊编辑之好,随当代之大流,若经岁月洗礼,未必经典。窃以为,当代“主流诗”之三体,造作体、迷茫体、抽象体,如当代乐坛靡靡之音。


   若吾以读者论,此诗行文之法非“主流诗歌写作”也,实为当代“非主流”诗文之传记体、评论体、知识体也。于“主流诗”读者而言,此诗有三考,一曰文史学识,二曰古今诗词,三曰伯玉之“玉”。欲明诗中“玉”,先究史中“玉”:陈子昂,字伯玉,龙朔元年生于梓州射洪,初唐诗文革新故人。廿四中举进士,上书论政,武皇重视,授麟台正字。从军边塞,后因父老解官回乡,不久父死;权臣迫害冤死狱中。存诗过百,后世称仙宗十友。


   其诗自然清新,开一代诗风,其人高洁如玉,为后世称颂。诗赋王国巴蜀,自古泰斗辈出。先生生于天府文化沃土,久居蓉城诗歌之都,少时以诗会友,性情中人,岂能冷眼旁观。遂转身回归诗文,重返诗坛,作诗咏之。

       

   若观当代诗歌,主流浑浊不清,支流清扬不兴。主流诗歌圈内人捧好,圈外人不以为然,而非主流诗歌圈外人关注,圈内人不屑一顾。当代诗文,应择何路?乃命题乎。先生起于朦胧诗,未曾盲从所谓主流;新诗运动已过百年,经典流传者寥若辰星。盖因诗心远离读者,不知为谁作诗,为何作诗。沉溺偏狭自怜天地,故有孤芳自赏嫌疑。


   先生困惑不解,当代诗者并非创新言语,更非创造意境,实则自损言语,堆砌语句,读者读不懂,诗者说不清,意义何在?谈何流传!先生笃信大道至简,倡导简约主义,推崇返朴归真,审慎权衡之后,于主流非主流间行大众化之路,一则捍卫汉语严肃性、纯粹性,再则探索诗文新形式、新路径,与诗友实践创作简约主义诗歌。


   试论诗人心性,可谓诗心如玉冰清。先生常以玉自喻,“不跪天地跪白玉”,其跪不同凡响:一跪内心澄明;二跪真理品格;三跪崇圣敬贤。犹如其诗所云:“生平第一次屈膝跪地/面对一首悲愤的诗/面对一尊大唐的白玉”。先生率真感天动地,起句导引读者步入先贤殿堂。末句直抒胸意,清心明志:“带不走一块玉/就带走玉的高洁冰清/成不了一块玉/就成为玉的流水知音”。全诗首尾呼应,浑然天成。金华山供奉两尊子昂白玉塑像,喻伯玉为大唐白玉,贴切而经典!

       

   先生曾两赴金华山游学谒拜,触景生情,挥笔赋诗,水到渠成。以玉喻人,人玉相譬,其人如玉,刻画尽致淋漓,乃大手笔也!吾读至此,意犹未尽,虽未身临射洪,金华山与伯玉已在心中。吾注曰:诗应读有所得。


   若究诗中愤鸣,可谓性相近,心相通,情相融。先生身在军营,虽无大起大落,却也挫折颇多,从都市到小城、从机关到基层,可谓身心贬谪。与曾在军旅、仕途坎坷之伯玉诸多相似,此其一也。伯玉生性耿介,疾恶如仇,与先生秉性颇为相合,此其二也。有此二者,虽跨越千年,却诗心互通,情景相融。


   先生遇伯玉,伯玉遇先生,千古一知音。关切伯玉命运,为其泄愤鸣不平,为其伸冤张正义,为其诘问历史合乎情理:“进士及第,官越做越小/直言诤谏却屡遭排挤,民胞物与/却身陷囹圄,刚正不阿却冤死狱中/这是哪家的王法?这是哪朝的规矩?”(《拾遗亭》)先生言犹未尽,又作《臭石头》云:“无论修道多久,心眼坏了/身与名都会跟着坏/在一块洁白无瑕的玉面前/再无耻的小人也会无地自容/何况一块浑身发臭的石头”。先生意在劝诫世人崇尚公平正义,分清是非曲直,痛泄奸佞毁玉之愤:“我不忍伤害一块无辜的/石头,只想唾啐一群乱纲毁玉的/小丑。用带血锥心的芒刺/针灸历史的痛点。在臭石上刻下/武氏权臣党羽,射洪县令段简”。先生为无辜石头命运作假设,挞伐奸佞,以史明志。恰如诗云:“与其被恶魔附体遗臭万年/不如沉石梓江永不见天”。


   诗应承古拓新。先生组诗独到之处有三,一为文化,二为涵养,三为担当。有诗友告之,先生每到一地,必究历史人文。调任“观音文化之乡”,热衷慈善文化;为斗城发展献策:做足水文章,深挖善文化。一语中的,一鸣惊人,当地专家学者闻之诧异,叹服不已,称其诗曰:理趣诗、文化诗、学者诗。


   丁酉年初春,先生邀文友赴果城采风,作组诗《先生在安汉,弟子在南充》,其中《万卷楼,只取魏蜀吴三卷》《谯周先生,弟子这厢有礼了》《藏书阁,临帖一江春水》《教子汉砖,让我跟着疼痛》《隆中对,对在前,不对在后》。仅看诗题,足见其学养丰厚,独具慧眼,再读其诗,则清新雅致,不落俗套。先生常以新闻人之眼,洞察事物本质,深挖真善美,行文高人一筹。


   先生纵观当代诗坛,坐而论道:新诗已临风口,不可固步自封,互相否定攻讦,应海纳百川,兼收并蓄,相互包容借鉴,承古拓新。


   诗可鉴史明心。伯玉毁琴,文史佳话,人生转折,先生化典入诗,开智启心,其诗云:“豪掷千金,换一把古琴/弹摔古琴,换一代文宗/有舍才有得。只有大唐才子伯玉/才这般超凡脱俗,参透禅理/策划并开创了炒作自己的先例/杜诗传诵的射洪春酒/若要卖个好价,还得承续子昂启迪/换块牌子”(《饮舍得酒想起伯玉》)。?以“饮舍得酒想起伯玉”入题,看似随意,实则匠心独运,易被误为广告宣传。诚然,反观当下拜金主义,如此理解无可厚非,但清者自清,无需过多解读。


   先生写诗,专注细节,《仰读〈海内文宗〉》便取自生活:“慷慨大方的女局长/捧出十年珍藏,为我备下饕餮大餐/子昂淡雅好诗,活色,生香/伯玉济世文章,清心,营养”。借新闻写法,以赠为由头,三两句便言归正传,绕回伯玉其人其诗,不愧为新闻大家。


   读罢组诗,白断曰:先生风骨恰如诗骨伯玉。无论时光飞逝,此诗也将留传于后世。反观当代诗歌,白试问:尚有伯玉风骨?


丁酉年小满 鹏城 草



   【作者小传】 王增弘,字一心,笔名易白、一墨、面具诗人等,长期从事文学艺术创作和学术研究,首届杨牧诗歌奖获得者。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关闭

站长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

马上观看
  • 联系我们
  • 电话:0755 - 28248926
  • 中国互联网文学联盟 
  • 副主席:黄大谷 
  • 邮箱:3095913478.com

QQ|申请友链|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QQ群展示|中国互联网文学联盟 ( 粤ICP备14054894号-1  

GMT+8, 2018-12-10 10:26 , Processed in 0.116644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