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中国互联网文学联盟

青年作家诗人笔若诗选

2018-2-4 11:09| 发布者: 笔若| 查看: 873| 评论: 0|原作者: 笔若

摘要: 作者简介: 洪绍乾、笔名:笔若、当代青年作家、诗人、摄影师、诗歌评论家。青星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董事长、中国后院读诗协会主席、会长,若昕文学诗刊社理事长、主编、青星书艺总监、《中国青年新秀作家》主编、北 ...
 
作者简介:
        洪绍乾、笔名:笔若、当代青年作家、诗人、摄影师、诗歌评论家。青星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董事长、中国后院读诗协会主席、会长,若昕文学诗刊社理事长、主编、青星书艺总监、《中国青年新秀作家》主编、北京洪氏文化发展中心创始委员会成员,著有诗集代表作:《脚趾上的下弦月》《笔若诗集》《晚秋拾叶》《秋天的命运》《青星》《抬头指望天空》《星月黑白》《母亲的嫁妆》《指尘与爱情》《给你一本诗集》《若昕文学·诗集》、江西省《南方诗词》编委、天下文学“文友怀”第五届文学大赛现代诗组评委、国际高级摄影师、中国信息化人才集团认证高级摄影师,中国艺术签名7段设计师,静夜诗社荣誉社长、沙城诗歌中心特邀编辑。《文学与艺术》特聘签约作家、评论员。《九天》杂志社副主编。
 
●《说娶北方的太阳》
文/笔若
南方破碎的月亮
住在抒情的鼻子上
无论什么时间醒来
也无论什么时间离去
承受的何其诗歌里的痛
这使我变成大自然的囚徒
亡命的白色囚徒

在莫扎特的《安魂曲》中
我娶过北方的太阳,也摸过
天鹅飞过绿色悬崖的声音
长诗,请点燃我的眼睛
请熄灭我的文字

●《给斯蒂芬·布兰德》
文/笔若
你收到的不是一封信
绝对不是文字那么简单
你在北平幸福也肮脏
你爱的是什么呢?
向每个角落滥施爱情?
爱你的人在死亡中开花
在命运等待砸一个坑
而你一无所知、你无力偿还
无力偿还这胃和阴道的故事

这是你迟钝的惨景
或是用我雪白的诗歌种植
在你喉咙里生根发芽
使我获得一股力量
这力量用来赞美爱情

东方黎明的女儿爱上你
女儿幸福、女儿凄惨
在火热的命运里灼烧
在母亲改嫁的夜里凝望
想要倾诉些什么?
朋友!她己经走了
一位置身于人群中
陌生的女神

它绝对不只是文字那么简单
一封劈头盖脸而拥有生命的
——以北平为家的信

 注:“斯蒂芬·布兰德”作家、钢琴家。奥地利作家茨威格代表作爱情中篇小说中人物。

●《冬天最后的马行(给余光中)》
 文/笔若
众人都用寒冷去表达
表达这四季远方的母亲
母亲的手是九个省
九个省和诗歌哭泣,九个村庄
和隔山隔水的诗人们一起疼痛
大火降下,埋您长江与黄河
无数次为您站在四方的黎明
中国南方火热的黎明
大陆最宽阔的床和田野
换来幸福的太阳和风
大风把灵魂刮到半空
却从未停止,从未飘走
中国的眼睛和您浪漫的逃亡
我要解释,我更要写诗
这使我摸到大自然的双脚
为每一只天鹅用力深踩土地
或许这将是最好的日子
又或许这是穷人冒犯时代的日子
如果可以,您这是一次马行
智者冬天离去最后的马行

●《望着田野和天空》
文/笔若
望着田野和天空
食指压住了生命和信念
你们都是少年人的未婚妻
我知道,尽管我再喜欢
你们都将改嫁到远方的国土去
于是,我迈着轻捷的步子
如浪花飞溅把鲜花撒遍大地
我背负着祷告的使命
望着北方田野和天空
为这穷人的命运

●《我赞美爱情》
文/笔若
我赞美爱情
用狸猫的野心
山涧的清泉
和离别的诗歌

除了粮食和你
没有任何东西能使
星辰遗失在大海中

除了粮食和你
没有任何东西能使
一位陌生女人来信

或是我赞美爱情
野心、清泉和诗歌

●《和晨钟一起鸣响》

文/笔若
诗人是一盏永不丧失希望的灯
你无力偿还众人雪白的悲伤
你在农民的麦堆里沉睡着
尽管这声音孱弱无力
也无法阻挡真知的光芒
或许我就是一位诗人
一位和晨钟一起鸣响的疯子

●《安定》
文/笔若
在村庄,等衣服晒干
等五谷丰盛了
我就安顿下来
树像手一般将我扶起
我静静的站在路边
陪众多孤独的生命入睡
在这失火的人间

●《堆在你门前的雪人》
文/笔若
在你门前堆起一个雪人
代表我用季节和颜色等你
不管你是否破门而出
我都将爱着雪白的大地

在你门前堆起一个雪人
我没有手、更没有一双粗糙的手
我将是人间最美的伴侣
这使我变成了一首诗
舒畅的寒冷中和了
热恋的火焰和诗歌
鸽子懂得未知的一切
和这雪人、这爱情

●《西安行》
文/笔若
在北方繁华的渔市上
寻找一盏就要熄灭的灯
我请求明天,请求列车
这一切都证明着诗歌何其甘美
一切都在证明着离去的十月
北方的平原上,野蛮的诗人
何其悲伤的如约向你赶来
绿色的马儿跃过我的头顶
你在厄尔庇斯的油灯里跌倒
我要扶起你,我要幸福的接受
接受你那装满礼物的罐子
尽管诗歌何其动人,何其甘美
众人无以证实这西安之行
我扶起列车,扶起马儿

●《被子盖住夭折的灯》
文/笔若
被子盖住夭折的灯
却吞噬了两个黑夜
黑夜里总有一匹马
不知是哪个牧场丢失的
我借机给马儿写诗
在北方草原上装束好命运
马儿迅速踏碎了我
将我拖回灯的鞋子上
诗歌的儿女再次复活
它们蹲在雨水中告诉我
死亡的味道,粗鲁的冬天
和我婚前的夜晚一样
只有一个无用的躯体
和夭折在石头上的灯

●《问海或荆棘鸟》
文/笔若
折断食指、寄去海边
食指在海边陪着鱼儿晒太阳
晒完背脊,晒脚趾
直到我变成一块木板
被风埋葬在这凌晨四点
不再想明日的天气和荆棘鸟
荆棘鸟在最后瞩望的岛屿沉睡
荆棘鸟的鼻子被枪声惊醒
猎人的枪口打开黎明的眼睛
撕碎粮食和滚烫的酒杯
被压在桥墩下的太阳
如何使冬天的野草自由呼吸?
如何使我解脱它呢?
紧张的墓地

●《遇见你或遇不见你》
文 /笔若
我无比热爱这命运和你
尽管脱去了田野的绿色
尽管我摘掉这疲倦的身份牌
我也会绕着铜喇叭的线圈
把经过众人头顶的云朵
和一些暴烈的,火红的平原
认作无能的诗行,一言不发

遇见你或是遇不见你
九个笔若,九双袜子
坐在冰冷的石头上写诗
这诗歌何其甘美、火红
火红的珀加索斯飞奔而来
向你孤独的嘴唇飞奔而来
这将要扶起一棵大树
遥远的牧场里将开满野花

遇见你或遇不见你
我请愿,也要祝福
愿你在楼梯上奔跑时
总有一盏灯,高高举起
愿你的情人撕下嘴唇
埋在海得拉巴城的历史中
这融入太阳和爱情的血液
在麦田和水缸里长久灼烧

●《给远方高矮的你》
文/笔若
我无比热爱这份命运和你
如何才能让这命运开花
如何才能让你不再焦虑
如何才能让你变成我
你变成了我,我就是一首诗
一首充满情意奔放在草原上
抒写爱情而温暖的诗

你沉睡在南方剪下脐带的村庄
我就像你沉睡的村庄一样安静
安静的摘下这猫赐予的身份牌
这身份牌上的   我是哀伤的
雪的灵魂,四季隐瞒了雪的存在
你变成了我,我就是一首充满情意的诗

隔山隔水,隔着多少路口和玫瑰花园
隔着许许多多七十年代的思想和植物
两个颗洁白的  受伤的,长久的
长久而沉重的尘埃上
长满鸢尾,鸢尾青紫
像无数颗青裸的在人间的乳房
乳房干枯,枯成三轮草
枯成美丽的爱情故事

这里仅有的,或是没有的月亮
我都打扫得很干净
雪白的墙壁打开雪白的窗
窗外雪白的你走向我的门
眉毛弯弯,高一只,低一只
于是我决定变成石头的心
这石头就是一个房子,没有门和窗
除了盐和水缸,除了粮食和马儿
只有你和后天的子女生存

●《献给今日的他(或村庄)—笔若》
文/笔若
你在什么季节
落在什么村庄
你在什么季节沉睡
睡塌十九个节日
睡塌二十年的旧木床
什么季节你独自哀伤
都是为了今天

二十年前的今天,下一秒
你不再沉睡后的下一秒
你必须要回去,回到南方
回到南方只有农民和植物的小村庄
你剪断脐带的村庄
剪断生存和月亮
甚至剪掉一段平静的爱情
所以你必须要回去
那里有两颗热情的乳房,你要回去
别说你是骑在马背上的读书人
别说你要盛水驾船,奔赴何方

任性多年的你,隔山隔水的背脊上
今夜开满啼血杜鹃花,灯红酒绿
霜雪冻伤二十年的嘴唇苏醒
睡塌十九个节日,十九个春天
睡塌了二十年的夫妻和旧木床
木床上眼睛在复活
看见一位母亲放血铸灯

●《短诗》
文/笔若
我看得见的村庄
或是看不见的诗歌
都很寂寞

我看得见的寂寞
或是看不见的 酒瓶倾倒的你
都很悲伤

你在春雪里囚雨
我笨拙的鸽子被烫伤
在田坎上砸了一个坑
人类都以为是姻缘
我却只看见棠棣花盛开
棠棣花唔!开在南方的平原上
南方不孤寂,这里没有粮食
三位少年人都很干净
你诠释了我的美丽
我只愿为你去掌灯

●《和来的时间有关》
文/笔若
在这间空屋子的天花板上
我咬紧牙睁了一夜的眼睛
整夜思索,抱着空屋子思索
思索这人类不可逃避的命运
这命运里一些看似注定的东西

屋檐上每一次麻雀飞走
和来的时间一定有关
每一次麻雀怀疑回家的路时
和来的时间一定有关
出世、爱情、诗歌和明天
剪断脐带才有这可爱的命运
有这爱情才有滴血的颜色
有诗歌才有这睁眼的一夜
我并不懂得如何爱你们
爱你们死亡般沉睡的模样

如果我只能恨和抱怨
一条农夫的木船上肯定有我
和鱼儿,割下红色的嘴唇
放在黑色的海上,在海上
向浩瀚的天空啰嗦一些
一些和来的时间有关的
一些我不得不告诉你们的
远方是一个失掉玻璃的太阳
一本诗集的名字和一盏灯
——脚趾上的下弦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关闭

站长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

马上观看
  • 联系我们
  • 电话:0755 - 28248926
  • 中国互联网文学联盟 
  • 副主席:黄大谷 
  • 邮箱:3095913478.com

QQ|申请友链|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QQ群展示|中国互联网文学联盟 ( 粤ICP备14054894号-1  

GMT+8, 2018-6-20 00:07 , Processed in 0.133534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