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中国互联网文学联盟

突破禁忌的《哈姆雷特》

2015-6-19 17:32|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30| 评论: 0|原作者: 北京日报

摘要: 生存还是毁灭?德国邵宾纳剧院的《哈姆雷特》选择了一种冰岛英雄传奇中所说的“毁灭的渴望”。这部亮相于“林兆华戏剧邀请展”的作品,揭掉了我们印象中的庄重和荣光,从头到尾都在尘土和廉价饮料中进行。疯狂、反叛 ...


《哈姆雷特》剧照 段超 摄

哈姆雷特:

大腹便便的朋克小子

生存还是毁灭?德国邵宾纳剧院的《哈姆雷特》选择了一种冰岛英雄传奇中所说的“毁灭的渴望”。这部亮相于“林兆华戏剧邀请展”的作品,揭掉了我们印象中的庄重和荣光,从头到尾都在尘土和廉价饮料中进行。疯狂、反叛、蔑视一切的规则,突破所有的禁忌。

舞台的底层是一层黑色的土,那不断隆起又抚平的坟墓一直提醒着观众,死亡才是最后的归宿。黑土的上面是一个车台,车台的上面是一张铺着白色餐布的长餐桌——这世界已经简化到只有饮食男女的欲望。黑色的土地和长长的餐桌被一挂闪着金属光泽的由金属链组成的帘幕隔开。场灯一直开着,我们透过那层金属帘幕,看到一场正在筹划的喜宴。这就是舞台营造出来的死者的坟墓、生者的欢场和旁观者的剧场。

真正的开场是葬礼,掘墓者滑稽地将国王的棺木埋进土里,送殡的王叔和王嫂刻意又扭捏;然后才是婚礼,王叔变了国王,王嫂变成王后,扭捏又刻意。哈姆雷特进场,手提着一台摄像机,对着所有的人拍过去,影像直接传输到帘幕上——你不得不骇然于这种注视,赤裸裸地放肆又真实。与此同时我们又震惊地看到,那位文学中的忧郁王子竟然变得大腹便便、头顶微秃——他坐在台阶上,大口地吞食着鸡腿。连他的国王叔叔都对他的木讷愚蠢感到不解,只好自嘲地说“亲上加亲, 疏离更甚”。

放弃你的刻板印象吧,这就是托马斯·奥斯特玛雅的哈姆雷特,既不风度翩翩也不是一个人文主义者,既不贵气十足也不机智过人。在一千个哈姆雷特里,托马斯导演选择了最疯狂的那个,他要为我们呈现的是一场畅快淋漓的摇滚音乐会。在这场音乐会上,他拿着水龙头到处乱喷,像一个爱恶作剧的朋克小子;他将黑色的泥土塞进嘴里狠命地吞下,像一个重金属贝斯手。就这样不断地高潮迭起,从一个场景切换到另一个场景。金属帘幕上的巨大投影让这场LIVE更加凶猛有力。

如果一开始哈姆雷特只是无法从失父的悲痛中缓解出来,那么从遇到老国王幽灵的那一刻,哈姆雷特的命运就此注定——“今后我不论怎样表现怪异,做出怎样疯疯癫癫的举动,你万万不能表示出知道内情的迹象。”“错乱的时代,冤孽啊, 我生不辰,竟要重整乾坤!”面对蠢蠢欲动的混乱情欲、指鹿为马的政治谎言,这位丹麦青年选择了“疯疯癫癫的举动”。这已经不是忧郁的范围了。我想说这真糟糕,他对抗“丹麦这个监狱”的手段竟然是“疯疯癫癫”。

最骇人的是那场《捕鼠器》的戏中戏。年轻的哈姆雷特反戴皇冠,穿着女人的丝袜,亲自扮演“那个杀了亲夫的女人”,为自己的国王叔叔和母后献上了一场谋杀的闹剧。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他一把拉下“奸夫”的内裤,让罪恶的根源袒露无遗。场面大胆,充满了对观众和演出机制的挑战,紧张刺激地敲打着我们的心脏。从这一幕开始,哈姆雷特已经分不清是假装扮演的疯狂还是陷入真的疯狂。美国现代戏剧大师爱德蒙·琼斯在《戏剧性的想象力》中曾说,“伟大的戏剧从不处理小心谨慎的人物,剧中英雄是暴君,是被驱逐的人,是流亡的人,从那个盗走天堂之火的普罗米修斯开始,这些主角都是热情的、极端的、狂野的、可怖的。”奥斯特玛雅实践了这一理论。

我们也可以说,这个新鲜生猛的哈姆雷特让我们从对哈姆雷特的惯性想象中惊醒过来,这是一个崭新的生命,这不是我们期待的,但超出了我们所期待的。这是一部如此当代的戏剧,以至于我们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接受了它。

奥斯特玛雅警示:

混乱的非理性无法拯救世界

莎士比亚戏剧的改编是一个老生常谈的事情。至少我看过忧郁过度的哈姆雷特(英国TNT版),呆板的旧王族哈姆雷特(日本四季剧团版),还有表情冷漠内心狂暴的哈姆雷特(英国皇家莎士比亚版),四个不同的丹麦王子。除了彼得·布鲁克的处理让我觉得印象深刻,就是托马斯·奥斯特玛雅这一版了。彼得·布鲁克出身莎士比亚皇家剧团,2000年他排演的《哈姆雷特的悲剧》使人印象深刻的,除了他一贯的极简主义舞台风格,还有他赋予哈姆雷特高贵内敛的举止。他想要告诉我们的是一个高尚的人,如何因为高尚而自我伤害。这四个版本王子依然是王子。从整个作品的结构和删减来看,《哈姆雷特的悲剧》应该对奥斯特玛雅有所影响。我难以对此作出肯定的结论,但这个版本与彼得·布鲁克的版本确实有着相似的结构,相似的脉络,比如淡化了福丁布拉斯,将哈姆雷特的好友霍拉旭的作用突出了。但奥斯特玛雅彻底抛弃了血统论,走得更彻底。如果这部剧的名字写的不是《哈姆雷特》,谁能理解这群穿着黑色西装、戴着墨镜的人,竟然是在上演一部戏剧经典?这个平民一般的哈姆雷特,只是在某一刻被一个疯狂的念头击中了,然后深陷其中。在这一刻,哈姆雷特已经完全抽离出了“经典”这一中产阶级概念,更像一个当下的我们。

哈姆雷特的疯狂源自他的处境。“这花园长满莠草, 荒芜不治。”看看他周围的人:一个好管闲事的御前大臣,为了获得新国王的信任不惜让自己的女儿奥菲利亚成为一个诱饵;两个背叛了友情的同学兼好友;一个谋害了自己哥哥的举止愚蠢的国王叔叔;一个屈服于情欲的母亲。如果说这个绝望世界还有一个头脑清晰的人,那就是雷欧提斯。哈姆雷特虽然选择了反抗,但他被复仇的念头紧紧地抓住,逐渐丧失了理智,直到他得知奥菲利亚去世,他才重新成为一个正常的人,但为时已晚。哈姆雷特是无能的,他选择了一条疯狂的道路,直到害死了所有的人。雷欧提斯却一直站在哈姆雷特的反面,他深知王室对于爱情的不忠,爱恋自己的妹妹,哪怕是那个多事而愚蠢的父亲,他也深爱着。疯狂让所有的事情都偏离了轨道,哈姆雷特是奔着死亡而去的,他最后也把代表了正直的丹麦青年雷欧提斯杀死了。奥斯特玛雅提出了一个警示:不要相信混乱的非理性可以拯救世界,对抗独裁和阴谋的最好武器绝不是疯狂的自戕。

这样,奥斯特玛雅的丹麦青年完成了对哈姆雷特的全新塑造,拉斯·艾丁格所扮演的王子一如我们钟爱的德国啤酒,味道苦涩、强烈,却又回味无穷。没有一个观众在看完了这部作品之后还对“忠诚”这个字眼饱含热忱,我们只有悲伤和恐惧。

戏剧已到

“调动一切感官”的时代


《毒》,《俄狄浦斯城》,《朱莉小姐》,《哈姆雷特》……这几年德国戏剧不断来到中国,我们对戏剧的概念也在不断被德国戏剧刷新。这些作品让我们看到一个严谨的哲学民族,如何在理性的基础上释放出自己的激情。这是一种舞台的冲动,它抵达艺术的深处,释放出难以言说的舞台真实。

不得不说,戏剧的发展已经到了调动一切感官的时代,它必须就发生在我们身边,故作深沉、拿腔捏调的表演早就过时了。反观我们的大部分剧场作品,要么拿腔捏调,要么声嘶力竭,根本看不到舞台的冲动是什么,表演的动机是什么,甚至我都不知道导演为什么要排这部戏。如果这就是我们的剧场艺术家们奉献给这个时代的表演,那观众真是太可怜了。

生存还是毁灭?哈姆雷特为我们提出了问题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关闭

站长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

马上观看
  • 联系我们
  • 电话:0755 - 28248926
  • 中国互联网文学联盟 
  • 副主席:黄大谷 
  • 邮箱:3095913478.com

QQ|申请友链|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QQ群展示|中国互联网文学联盟 ( 粤ICP备14054894号-1  

GMT+8, 2018-8-19 19:10 , Processed in 0.168622 second(s), 3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